文人雅士的玩物

时间:2021-11-13 11:2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点击:
买书、读书、藏书、爱书是许多藏书票爱好者的嗜好。藏书票与书之间的关系显而易见,书票离开了书好似被人丢弃、无人领养的孤儿。藏书票在欧美的几百年发展过程中,技法、风格不断衍变,但在藏书票的若干主题中,与书有关的创作主题是票主和作者心中一个永恒

  买书、读书、藏书、爱书是许多藏书票爱好者的嗜好。藏书票与书之间的关系显而易见,书票离开了书好似被人丢弃、无人领养的孤儿。藏书票在欧美的几百年发展过程中,技法、风格不断衍变,但在藏书票的若干主题中,与“书”有关的创作主题是票主和作者心中一个永恒不衰的命题。藏书票是文人雅士的玩偶,文人墨客、贵族贤士无不与之有关,掌故、趣事是书票背后的私密文章,若只是单纯收藏不去解读,也会失去它息息变幻的个体魅力。

  藏书票是凌驾于小版画上的小众收藏艺术,现代藏书票的艺术性远大于早期书票的实用性。现代作品尺寸日趋增大,有向小版画方向发展的趋势。实用性的衰退,制作书票的目的也变得私密,主题更加广泛。对于书票的注释签名要求严格,规范化。创作主题与书无直接关系。虽仍属小众,但在藏书票普及的欧洲已经形成了一个供求相依的艺术收藏市场,更加商业化。票主群体扩大,任何人只需支付数额不大的资金,就可定制自己的专用藏书票。现代藏书票俨然成为一门具有收藏价值的装饰艺术。

  对于观念传统保守的藏家,藏书票发展到今天可能会感到一丝失落,但任何艺术都有它在各个阶段的成长历程,与其所处的大时代是紧密相关的。在经济高速发展,全球化极端衍变的今天,书在现代人心中的地位早已不如以往。我应属于书票收藏里的怀旧保守派,藏书票若脱离了“书”本身,无论技法多么精湛高超、多么游刃有余,在艺术创作上多么独具匠心,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件与其他艺术媒介无大区别的装饰工艺品。但我不排斥任何形式的藏书票作品,不分年代、风格、主题,只是收藏的侧重不同而已。一家之言纯粹发自肺腑,也许听起来前后矛盾,也许会触动他人敏感的心境,但艺术如此反复无常、颠倒黑白,收藏家也会变得无助。

  在我所收藏的外国藏书票中,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前叶的早期文人雅士的专用藏书票是最具代表性的。本书收录了我藏品中200枚欧美各国自十九世纪末期至现今各阶段的藏书票,在构图和主题等方面都与书有着紧密的联系。票主中有的是文学巨匠,如狄更斯、艾略特,有的是读书社团,如英国读书协会、作家俱乐部等,有的隶属于大学、国家或地区的公共图书馆,甚至私人图书馆的藏书票也占据了我收藏的一大部分,欧美知名大学和机构的名字与藏书票有着不解的缘分。最不应忽视的是藏书家的自用书票,多是为他们的私人图书馆量身制作的。藏书迷熟知的美国藏书家爱德华·纽顿的藏书票是这一群体的代表,与之辉映的还有大藏书家比佛利·楚的书票。在解读的100枚藏书票里,美国黄金时期五大宗师的代表作品占据了三分之一,因得天独厚的条件,我近几年淘到了一些五大宗师的作品。相关资料好找,文章是英文的,读起来顺畅,便于研究解读。书票中涉及的地名甚至是我自己在美国时曾经去过或擦肩而过的地方,时而很亲切,时而感叹造化弄人,一帧方寸书票竟能勾起我多年前的回忆。

  这100篇解读,是我近些年赏玩西方藏书票的点滴记录,琐碎心得,也有某一阶段对藏书票在国内外发展过程中所见所闻的些许惆怅,情到深处时不吐不快,整编成集,与大家分享。本书的最后附上三篇文章。前两篇是关于藏书票收藏的入门参考文章,以我个人的亲身体会和几年收藏的经验,为初级藏书票收藏者或已经对藏书票开始产生兴趣的朋友,开启一扇进入藏书票神秘殿堂的大门。第三篇文章是我2010年夏天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参加第33届世界藏书票大会的参展随笔,为没有机会在现场亲手交换书票的朋友,以我个人的视角记述下大会三天里的人文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