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加的“裸女”到黑人肖像布鲁克林博物馆里的重塑

时间:2022-05-25 02: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点击:
2020年,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因为出售其藏品而受到质疑。但与此同时,博物馆也引入了一批新藏品。馆长安妮帕斯特马克表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回应观众们关于原产地、环境、经济不平等、性别和种族的问题通过对藏品展示的更换,该馆试图从21世纪的视角去

  2020年,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因为出售其藏品而受到质疑。但与此同时,博物馆也引入了一批新藏品。馆长安妮·帕斯特马克表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回应观众们关于原产地、环境、经济不平等、性别和种族的问题通过对藏品展示的更换,该馆试图从21世纪的视角去看待艺术作品,在过去与当代之间构建对话。

  日前,馆内展览“莫奈到莫里索:真实与想象的欧洲艺术”便呈现了这一结果。展览对于埃德加·德加等著名艺术家作品进行的新的解读,并将女性艺术家作品与描绘黑人的油画囊括其中。

  博物馆会定期更换其永久藏品的展示,以更新游客体验,吸引观众。在今年举行的一场新展中,布鲁克林博物馆恰恰做到了这一点——甚至更多。

  该博物馆拥有约6000件欧洲艺术品的永久收藏,在展品更换中,他们在五楼的一个展厅里重新呈现了一批19世纪和20世纪的作品,将之前在大美术院(Beaux-Arts Court)展出的作品、此前出现在一场巡展中的部分展品聚集在一起。

  展览“莫奈到莫里索:真实与想象的欧洲艺术”正是由此诞生,展览让博物馆有机会以21世纪的视角重新审视他们的艺术品。

  展墙上的一些文本解释了博物馆展品更替的理由。“和大多数构建于19与20世纪的美国收藏一样,”展墙上写道,“布鲁克林博物馆在这一时期获得的收藏主要以白人男性艺术家作品为主,女性艺术家与非白人艺术家屈指可数。”

  博物馆馆长安妮·帕斯特马克(Anne Pasternak)表示,有性别和种族意识的展品更替是“一个将作品与当代对话联系起来的机会”。她说,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回应观众们关于原产地、环境、经济不平等、性别和种族的问题。而在20世纪90年代,当帕斯特马克还是一个艺术史学生时,对于这一领域的讨论“只限于形式特征,诸如色彩与光线,”她回忆道。帕斯特马克补充称,“这些艺术家都是他们时代的艺术家。他们反映着劳动与工业、社会变革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展陈不能反映这一点呢?”

  丽莎·斯莫尔(Lisa Small)是博物馆的欧洲艺术高级策展人,负责监督这次展品的重构,她表示,19世纪和20世纪的欧洲藏品范围狭窄,多样性不足,所以她的工作是“突破这些限制,对品味、收藏、赞助体系保持透明的态度,这些系统长期以来都被抹上了阶级、种族和性别的色彩。”

  这一使命可能会导向一场说教性的展览,一场信息盖过了艺术的展览。然而,“莫奈到莫里索”是在博物馆藏品间的一场深思熟虑的“主题漫步”,这些珍贵的藏品包括克劳德·莫奈的《总督宫》(The Doge’s Palace,1908年)、皮埃尔·博纳尔《用早餐的房间》(The Breakfast Room,约1925年)和亨利·马蒂斯的《林中裸体》(Nude in a Wood,1906年)。

  其中,诸如莫奈作品等一些绘画与21世纪围绕性别与种族的讨论无关,但另一些就有联系了。例如让-里奥·杰洛姆(Jean-Léon Gérôme)《开罗的地毯商人》(The Carpet Merchant of Cairo,1869),这幅油画描绘了这位商人身处埃及首都的繁忙集市。

  回到展览标题“真实与想象”的语言,这个地毯商人似乎是一大创造:他的服装、披在肩上的奢华丝绸和地毯,以及背景中穿着长袍和戴着面纱的人物,都是这位东方主义画家想象中的虚构。然而,在当时,欧洲观众认为它们准确地代表了东方。“你马上就会有一种距离感,一种他者化,”斯莫尔说,“是那种人种学的做派——‘看看这类人,他们有着不同的肤色相貌,他们的生活习惯与我们截然不同。’”

  另一幅在今天会被“另眼相看”的作品是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未完成的《擦干自己的裸女》(Nude Woman Drying Herself,约1884—86)。斯莫尔表示,德加将模特们邀请到自己的工作室,在他布置好的水盆里摆出姿势,他还会要求她们“就像旁若无人那样去洗澡。”这样产生的油画和彩色粉笔画“在身体如何弯曲移动上表现得非常自然,”但是,她补充道,“她们有一种被偷窥的样子”,尤其是对象往往是看向别处,而“凝视是我们的”。

  2020年,布鲁克林博物馆(Brooklyn Museum)通过拆分或售卖其部分藏品,筹得近4000万美元,以此来维护藏品。这一事件当时成了头条。拆分藏品的伦理问题一直备受热议;同一年,在一场大骚动之后,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Baltimore Museum of Art)取消了出售三件藏品的计划。

  帕斯特马克表示,布鲁克林博物馆的受赠不到2亿美元。在没有额外资金的情况下,“每当遇到经济不景气,你就不得不冒险失去那些维护藏品的重要员工,例如文物保护人员、艺术品处理人员和登记人员。”她表示,2020年所售出的作品是“我们藏品中的局外者,或者在艺术家作品中不那么典型”,她说道,并指出博物馆有政策规定不能售卖在世艺术家的作品以及重要杰作。

  在2020年的这次售卖后,布鲁克林博物馆的藏品又增加了近500件新作,横跨6世纪至今。其中大多数都是捐赠。

  这些藏品中有一幅是法国肖像画家伊丽莎白·维杰·勒布伦(Elisabeth Louise Vigée-Lebrun)1793年创作的伯爵夫人肖像,她是当时为数不多能让自己的作品出现在艺术史课堂、在博物馆中得到研究和展示的女性艺术家之一。另一幅是《一名非裔男子的肖像》(Portrait of a Man of African Descent,约1600年),作者不详。在宣布获得这一藏品的文章中,博物馆将其形容为“对一位身份不明的黑人男性的罕见而扣人心弦的肖像画”,这幅画“没有任何奴役状态的典型象征”。根据博物馆的描述,作品展现了“对于现代欧洲早期黑人存在的包容性叙事——他们以朝圣者或外交随从人员的身份来到这里”,这为“一个几乎完全是白人环境”的17世纪欧洲作了补偿。

  斯莫尔透露,等明年“莫奈到莫里索”撤展后,下一次的展品更替将聚焦于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的宗教图像,但是会囊括来自秘鲁以及西班牙统治下的其他领土的作品。此外,她说,博物馆将利用这个机会将这些作品置于语境中,去“思考殖民统治下的艺术,暴力”,以及“从宗教征服中产生的意象”。